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最不喜欢课程,语文启蒙应该怎么做

2019-11-22 作者:国内学校   |   浏览(128)

  郑渊洁回到家,找出一些出版社近年寄给他的连信封都没拆过的作文类书刊,仔细研读,读完毛骨悚然。在学生的一篇篇习作上,专家们在文末写几十个字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通用评语。有的作文书甚至还将别人描写诸如春夏秋冬的段落集中在一起,供学生“借鉴”。“这不是培养孩子抄袭吗?使用别人对生活的感受写你的文章,和吃别人吐出来的饭菜有什么区别?”

“在世界各国,在各行各业取得成就的人,其实都有很好的母语训练和母语素养。” 郦波认为,语文启蒙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语文学习不仅仅是一种语言、文字的训练,通过语文学习,要锻炼的其实是孩子们的感知能力、思考能力、表达能力和审美能力,而这些是决定一个人终生成长的关键基础。

这个目标的达成离不开大量的阅读和记忆。只有积累,才能为理解打下基础。

图片 1

  人在小的时候记忆力强,逻辑思维能力、理解能力弱。通过诵读,孩子可以在大脑里形成语言模型,形成良好的语言反应机制。“三五岁的孩子不一定能理解,但是这个积淀是润物细无声的过程,然后你会用一生的时间去回味和体会。”

于漪已经89岁高龄,从事了一辈子语文教学工作。时至今日她还记得,让自己真正爱上语文的是初中的一位姓黄的老师。黄老师穿长衫,戴金丝边眼镜,让女孩子想起古龙小说里的萧剑秋。于漪当时上课不太用功,但黄老师讲课生动,注意力集中成了自然而然的事,“他教鲁迅的《故乡》的时候,讲闰土出场的场景,那些话我到现在都记得。他说‘这个小英雄手上的钢叉在月光下发光,和他颈子里的银项圈发的光交相辉映……’,把我们全部带入了那个月下瓜田的美景中,从此以后我就喜欢上了语文。”

中小学时期的写作大多偏文学性,语言优美,感情真挚是比较优先的原则。我们长期被优秀作文指导,可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表达的通道。

写作的好处很多很多,如果你养成了写作的习惯,培养了语言表达的能力,你会发现写作真的是一件离不开的事情,我们的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离不开它。

  汉语的落寞终于引起国家层面的政策回应。耗时3年研制的“汉语能力测试”将于10月试点实施。“我们希望通过测试的实施和推广,潜移默化地提升参试者对母语的认同和对中华文化的理解。”教育部考试中心主任戴家干表示。

郦波因担任“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诗词大会”评委广为人知,最近,他又将目光投向更为基础的小学语文启蒙,编写了一套与统编本语文教科书一年级至九年级配套的拓展课程《郦波语文启蒙课》。

但是阅读的效果是那样慢,考试的指挥棒又是那么明显。通过可以训练达成的结果要比长期积累来的迅速,孩子们的阅读量不够,独立思维也没有培养起来,为表达自我,整合信息的写作自然写不好。

小学生作文写不好怎么办?爱迪生说:“天才是99%的汗水与1%的灵感。”,在学习写作初级阶段词汇量不够,语言组织不够,写不好很正常。

  “反启蒙”的语文课

如今基础教育中,家长和孩子并非不重视语文教育。但对语文的重视,主要建立在考试分数上。甚至有新闻报道有家长为了提高孩子作文成绩,让四年级的女儿每天写4篇作文。

通俗点说就是培养孩子的听说读写能力。

所以要知道为什么要写作,实际上先得知道学语文的意义。想一想,我们都是中国人,中国人要学不好中国的语言,不去领悟汉语的魅力,那怎么能行呢?学语文,不仅是为了考试,还是为了表达,如果我们不会用自己的母语来表达情感和思想,那么我们还能做科学家吗?还能做别的技术活吗?人要会思考还要会表达,语言表达就是让别人理解我们,让别人和我们交流,同时也告诉别人我们的所思所想。

  事实上,这项测试推出时也被各方寄予“倡导学好母语”的厚望。但七年过去,这一厚望已然落空,否则也不会有教育部推出的这个“汉语四六级”考试。

马玉文的语文启蒙老师是他小学三年级时的语文老师,那位老师让他疯狂地爱上写作文。马玉文交给老师的第一篇作文是写课间十分钟,短短一篇小文,两个地方被老师画了波浪线,作了浓墨重彩的批示。他至今仍然记得具体细节,一处是描写投篮细节,他写了一投不进,又好不容易抢到球,第二次投篮入筐的场景,老师给他批注“情节非常曲折生动”,另一处是结尾,他写上课铃响了,大家走向教室,以省略号结尾,老师批注“结尾耐人寻味”。“就这样,我糊里糊涂地觉得我真的会写文章,我真的喜欢语文。”三年级的孩子,受到鼓励后信心得到极大提升,马玉文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每次结尾的时候都用省略号。”

分享:现在的写作班遍地开花,更凸显了语文教育的尴尬,上了十几年语文课,依然写不好文章。

写作提升了精神,从小学、中学到大学,这是一个精神自然成长的必经过程,语言教育,文学教育是必须要的,对于少儿教育来说,阅读和写作是不可缺失的一环。让孩子亲近文学,就是亲近母语,是语文课的延伸,而且有助于培养孩子美好健康的人格。

  经典润物细无声

但语文考试又是摆在语文启蒙道路上不得不被重视的问题,如何在教学训练的艰苦中建立孩子对语文的爱,马玉文从多年教学经验出发,认为首先要想尽千方百计展示这个学科应有的魅力,“让语文课成为一种全方位立体综合的享受。”第二要重视最初的学习经验,第一印象可能就决定了孩子对这一学科的兴趣,最早的学习经验则奠定了学习方法,“《郦波语文启蒙课》我也翻了很多,他是站在一个大学教授的高度看中小学教育,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参照,我认为他是一个重要的明亮的宽阔的入口,可以在基础的语文学习之外,带领我们走入真正的语文学习。”第三则是要善于发现孩子优点,真诚予以赞美,“教育其实不一定是给人展示最真的真相,更多是给人一种希望。在这样一种引导之下,其实我们语文真的很好。”

作者:李笑来

文学是美好的语言世界,也是一个纯粹的情感世界,还是一个活跃的精神世界。爱读会写的人,除了有良好的语言感悟能力外,还会善解人意,还会真诚待人,还会对生命怀有敬意,对生活怀有热望,对事业怀有理想,对世界怀有热爱,也懂得感恩和奉献。

  “一耽学堂”在人大附中、清华附中的传统文化讲座和在成府小学、清华附小的经典诵读同时开课。授课内容选自《诗经》《楚辞》等等。

最初的语文启蒙

001要有大量阅读的基础。

首先,写作不但是学好语文的必要一步,还有有益于培养你的母语意识,说大了就是爱国。每一个小学生都要学会写作,因为语文课要求你要学习作文,而作文的目的就是要检验你运用语言的能力,同时培养你对语言的感悟力和创造力。

  关于汉语的老话题,《中国作家》杂志的编审朱竞曾经编写了一本《汉语的危机》,论述了新世纪以来,大众传媒、网络语言、广告宣传、流行文化的一些语言、通俗文学、手机短信等日益制造着语言垃圾,“垃圾文化在工具理性的支持下,正在严重污染汉语。”朱竞很无奈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时间长了,人们忘记了汉语处处流淌着诗意。”

“中国人对孩子的启蒙一定是要放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天、地、人的大背景上来启蒙的。”于漪认为,给孩子的语文启蒙不应该只看到分数,更要把精神放进去,把孩子的心从‘自我’这个很小的范围解放出来,让孩子知道在天地之间应该怎样做一个人,走怎样的人生道路,“所以我们的启蒙恐怕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金句:我们的语文教育忘记了教会学生如何用“简捷、有效、朴素、准确、具体”的文字记录自己的知识和经验以便通过共享获得更多的知识和经验——更不用说“生动”了。除了“文学”之外,文字还有更多其他的责任——传递信息,积累经验,共享知识等。

在现实生活中,写作给人带来的好处不胜枚举,比如,你学会了写作,当你一天离家远行,想念爸爸妈妈的时候,你至少可以用精确的语言表达你对他们的思念;当你远离家乡和祖国,你会用生动的文字表达你的游子心情;当你遇到一个很爱的人的时候,你可以用生动而贴切的语言表达你内心的爱意;当你对环境现象和风气反感和愤怒时,你可以用中肯而诚实的语言表达你的忧虑和担心……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汉语语文,背后传递的是文化和思想。郦波非常赞同这一观点,他曾尝试给小学生讲小学,也就是汉语中的音韵学和训诂学。小学是传统国学的基础,郦波认为也代表着中国文化传统的基础。他去年和国家一级演员刘劲在北京录制一个节目,编导一直称呼“刘劲老师”,郦波纠正,应该是“刘劲老师”,因为“劲”这个读音含义是“力道”“劲道”,但如果体现内在的价值和力量,有精神品质的时候,就要读后鼻音“jing”,比如“劲松”。

003要有独立的思维,能提出问题。

但是小学生作文不好,我们不要着急,在孩子初学写作文的阶段,我们多多鼓励。毕竟在学校课堂上时间有限,面对几十个孩子,老师不可能面面俱到,如果想提高孩子的写作能力,就要找一个爱写作的老师来给补课,这样才会学得快,提高得更快。

  这段让人读得“痛苦非常”的文字是国内最知名学府一位研究生写的。谢小庆不停地向记者强调,他本人带的语言学的研究生交的毕业论文也大都如此。

三位嘉宾中,既有文化学者,又有长期在语文教学一线的老师。将语文教育作为一生事业,又做出了一定成绩,和最初的“热爱”是分不开的。而三人最初对语文的深厚感情,都是基础教育阶段就建立起来。

书名《把时间当做朋友》

总而言之,语言可以总结文明的成果,任何科学家发明都需要用语言来表达出来的。同时学语文也是培养我们对母语的感情,如果对自己的母语没有感情,那是很可怕的,因为无论你做什么,你都离不开母语,你是在母语文化里成长、生活和工作的,母语文化是你无法离开的人文环境。掌握了母语,你就会写作,就爱阅读,就会发现许许多多的乐趣。

  巢宗祺接触过很多语文老师,对他们的评价大多是“就是个技术工,学问不多,但怎么对付考试有一套”。

8月21日,由上海教育出版社主办的“名师谈语文启蒙”专题讲座在上海图书馆举行。学者郦波、著名语文教育家于漪和上海市育才初级中学校长马玉文共同就孩子的语文启蒙问题展开讨论。

语文教学的任务是要建构学生的语文系统,这个系统分三个子系统:1、汉字的认字和写字系统;2、汉语的听说读写系统;3、母语文化生成系统。

写作为了什么?是为了亲近文学,提升精神。让孩子从小亲近文学,文学承载着母语文化的深邃和内涵,也体现着人类智慧和思想,而且文学作品还有许许多多的文字魅力,如果我们亲近学,多读书,读好书,那么我们就能提升自己的精神,做一个情感丰富,人格健全的人。

  而在北京大学的“承泽园”,掩映在豆棚瓜架旁边的平房里,“一耽学堂”正在践行着巢宗祺和谢小庆的想法。“一耽学堂”是一个以弘扬传统文化为己任的公益性民间团体,由来自北京大学等院校的博士、硕士、本科学生创建、组成。中小学的经典诵读是学堂最早进行的项目,也是影响最大的项目。

母语是人出生后学习的第一门语言,但长大以后,学好语文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002要会记笔记。

一个完美的童年离不开文学的滋养,一颗完美的心灵离不开文学的润泽。所以,我要用文学把孩子滋养,站在这里实现我的理想,辛勤浇灌培育花的开放,传道授业帮助学生成长,在这里教书育人托举学生向上,爱的光芒把他人照亮,勤奋劳作,为祖国培育栋梁。愿每个学生都能个个辉煌!

  郑亚旗对语文课不太感兴趣。除了对一些经典古诗有印象,郑亚旗对老师要求背过的课文都没什么印象,“绝对不是我记不住,而是根本没有吸引我。”的确,中小学的语文课本里选入了很多与花草树木有关的文章,但不是让学生欣赏鲜花自身的美丽,而是在鲜花这个符号上寻找道德寓意。

老师的讲课技巧,老师对孩子的鼓励和人格塑造,在启蒙教育中,对孩子的影响都是巨大的。除了重视考试分数,为什么要对孩子进行语文启蒙?

在提倡阅读的今天,一切皆有可能,之前没有阅读的,没有反思的,没有写出来的,都可以重头再来。

孩子的写作是要从小培养的,有的家长说自己不会辅导,这让很多家长抓狂,孩子烦恼。那是练习的少,阅读的课外书少,还有技巧的欠缺。我认为我们不要急于批改,不急于否定,我们将孩子的大脑想成一个空的锦囊,需要做的是在里面装写作习惯,装入语言表达,装入思考,以及观察的能力。慢慢的等孩子对写作有了兴趣,也就有了语言表达的欲望,这时我们家长就要因势利导,不断培养孩子的观察理解能力,引导孩子在作文里注入思想,注入对人生的思考,注入对生活的体验,也可以说注入阅历。这样孩子就逐渐具备了对周围事物的情感认知与思考观察能力。写作就是要做一个生活的有心人,多观察,多思考,不断的积累。

  等自己有了儿子,还是继续受八股作文的折磨。于是,儿子郑亚旗就让郑渊洁帮他写作文,可爸爸写的作文总是得低分,不符合八股作文要求。

“‘茕’的竖里有人的脊梁在里头,‘劲’的读音有人的价值追求在里头。”郦波认为如今教育中面临传统文化断层,这个传统应该被接续。


如果你对母语有着天性般的热爱,你会了解很多很多的文化,你的性格会变得丰富,你的生活也会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类似“汉语能力测试”的考试并非教育部独有,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七年前就推出了“国家职业汉语能力测试”,成绩合格者可获国家颁发的职业汉语水平等级证书。

对郦波影响最大的有两位老师。小学三年级时,“文革”刚结束,教育百废待兴,郦波说自己那时经常逃学,但有一位姓李的女老师很有特点,每次都叫他念一篇童话才开始上课。李老师最喜欢叫郦波念《狼和小羊》,夸他一会演狼一会演小羊,演得活灵活现。郦波去办公室交作业,也会被李老师拉着给别的老师表演这段故事,“朗诵得多了,我就突然觉得语文很有意思。”到了高中,另一位对他影响深远的霍老师喜欢分享人生感悟,郦波把他当作人生中的长者,有疑惑常常去请教他。“每个人生命里都有这样的老师。什么叫做薪火相传?说到我们的学习历程,就是曾经有哪个老师改变了我们的人生。”


小学生为什么要学写作

  语文课如今已经在“中小学生最不喜欢的课程”名单上名列榜首。“到底语文应该教什么?怎么教?根本问题我们一直没有解决。”北京语言大学教授谢小庆也一直为这个问题头疼,并且不断地呼吁。

好的语文启蒙应该是怎样的

004以我手写我心。

文/笑看人生

图片 2 郑渊洁(微博)与孩子交流

郦波认为这不是语文启蒙该有的样子,“‘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每个孩子都是要飞翔的。”教育不该蒙上孩子的眼睛,而是该揭开蒙着孩子眼睛的黑布,给孩子自由飞翔的空间。

“文以载道”,写文章优先解决的是写什么,表达什么思想,用什么形式,怎么写是可以练习的。

  “追根溯源,要提高国人的汉语能力,必须向目前覆盖国人最广、承载了汉语能力启蒙培养的基础语文教育求解,向诠释汉语精髓的语文教育求助。”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巢宗祺如此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采访中,几乎所有业内专家都在强调:真正需要反思的是现行的语文教育。

为什么要做语文启蒙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巢宗祺听到很多从国外回来的父母感叹:与自己的孩子在国内接受的中小学语文教育相比,美国儿童的阅读量要大许多。

于漪认为语文教育中,可以传达中华民族的精神和做人的道理。她高中时的语文老师教《陈情表》,讲到“茕茕孑立”,也会自然引申到做人之道,“他说这个字读‘qióng’,字音就是贫穷的穷,这个字下面是一竖,不是一撇,‘再穷,脊梁骨也要硬’。这样的老师不仅是传授知识,他是把中华民族最好的基因传到学生的身上,这就成为我做人的理念。”

  基础语文教育的目的原本是在语言、文字、文化方面对孩子进行启蒙,“而‘教一本书,读一本书,背一本书,考一本书’这种做法实际上是在将语文教育简单化、格式化,恰恰起到了反启蒙的作用。”谢小庆一直认为,“反启蒙”就是中国基础语文教育的痼疾。

分享到:

  郑渊洁认为,现在的孩子花在英语和奥数的时间太多,而汉语却没有学好。最让“祖先九泉之下号啕大哭”的是,我们的孩子从小学一年级起就学英语。“汉语没学好,其他学得再好,也就像长了一只翅膀的鸡一样,飞不高。”

  一次偶然的机会,童话大王郑渊洁(微博)在一个针对小学生的作文辅导班上听了半节课,“真是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 郑渊洁觉得,作文辅导班的老师对孩子讲的几乎全是让人今生今世永远写不出好文章的话,“就好比给孩子注射了永远写不出好文章的疫苗。”

  郑渊洁小时候上学的时候,老师出了一道作文题:《早起的鸟有虫子吃》,郑渊洁变更了题目,写成《早起的虫子被鸟吃》。

  在方式陈旧的教学中,老师和学生的大量精力消耗于那些很容易查找到又很容易忘记的知识之上,“不仅浪费了儿童的宝贵时间,而且摧残了儿童的好奇心和学习兴趣。”因此,尽管从小学到高中十二年中语文教学占用了大量的课时,但相当大比例的本科生和研究生却没有掌握好自己的母语。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几年来,“一耽学堂”的义工看到了现行教育模式中的问题,如注重细枝末节的语法等。“语文只能活在文化当中,只有在文化中才有体悟和领会,才有传承和创新。”“一耽学堂”的创始人逄飞说。如今,逄飞正考虑将学堂的重点从经典诵读转向中小学语文教育改革的探索和语文教师师资培训。

  现在的语文教学,不管是听说领先,还是以阅读为主,教学内容都是以语法为纲,教的全是一些语法知识,读得很少,写得更少。“凭这么一点阅读量不可能产生语感,结果说和写都要靠抽象的语言知识来指导,不出错才怪!”

  巢宗祺还觉得自己和上一辈也没法儿比—古人学习语文的道路是正确的,那就是诵读经典。

  谢小庆拿一篇论文举例,该论文的“摘要”这样写道:“在一个对小学生的初步研究中,基于更新SOLO模型的认知功能的发展模型被使用去对科学概念的理解。这样一种概念,即物体怎样被直接的和在反应真实情况的东西中被领会的通过使用问卷和访谈测试学生对在画中和文章中被描绘的普遍现象的反应而被探究。”

  谢小庆则直截了当地告诉记者,语文教育的错误在于把语言知识当成了语言能力。“比如,一个游泳冠军不一定懂得浮力和反作用的液体力学原理,而一个不会游泳的液体力学权威专家掉到河里,如果没人去救,肯定就要淹死。”

  有一件事曾经让巢宗祺难以忘怀—在一次研讨会上,一位母亲说自己的孩子要把“蘸”字的解释写了20遍。语文课里总是会考词语解释,比如“蘸”的解释是:用竹竿、手等在液体、粉末或糊状的东西里轻轻沾一下就拿出来。这在巢宗祺看来就是把熟悉的东西陌生化。

本文由乐白家手机客户端发布于国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最不喜欢课程,语文启蒙应该怎么做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