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以陪伴守护校园,记者走访多家中小学和幼儿园

2019-11-29 作者:国内学校   |   浏览(71)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25日中午,厦门江头中心小学的老师们正在食堂内陪同低年级的孩子们吃午饭。

李小燕表示,每个学校的营养健康服务管理工作都是一项系统工程,比如学生的营养食谱,就需要通过全面的营养调查,依据学校的实际情况而制定,并根据季节时令、气候变化、学生现状等进行动态调整。她建议学校、幼儿园按照《学校食品安全与营养健康管理规定》的相关要求,积极配备或聘用营养专业人员,以便更好、更及时地为师生服务。

在四川省,有政协委员提出,政府应鼓励符合要求的餐饮企业为学生提供物美价廉、科学合理、安全放心的营养午餐,可以将之纳入政府采购,并在财政补贴、用地、税收、标准指导等方面给予支持和优惠;在上海市,有政协委员建议,尽快为中小学生午餐安全立法,建立健全中小学食品安全长效管理机制。

  林光琳认为,学生就餐问题是一个系统工程,由教育局牵头,联合政府相关部门,建立职能专一的管理部门,健全机制,负责协调全市中小学科学用餐的管理工作。发挥政府主导作用,成立青岛市学生营养餐配送餐管理中心,确保食品来源统一,建立一批信得过的绿色种植基地;保障采购、加工等各个环节的安全性。“政府应指导并资金支持学校自主建立标准化食堂,没有条件的则统一派送,让承包退出学校食堂。”林光琳表示,个人和企业参与学校食堂承包势必存在利益驱动,学生午餐质量就难以保证。

近日,教育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卫健委三部门共同发布的《学校食品安全与营养健康管理规定》再次为学生在校用餐上了一道“安全锁”——规定要求,从4月1日开始,中小学幼儿园应建立集中用餐陪餐制度,每餐均应有学校相关负责人与学生共同用餐,做好陪餐记录,有条件的中小学幼儿园还应建立家长陪餐制度。

多方监管加强交流 才能守住校园食品安全防线

“我们和孩子一起吃饭,吃的饭菜一样,学生吃不饱可以举手向阿姨示意加饭,老师不够可以自行打取。”李贝珊说,“很多菜,老师都不愿意吃,自己带小菜来下饭。孩子们会吃吗?中餐和晚餐是两荤一素,番茄炒蛋是荤,三个小虾是荤,茄子和肉末星子是荤,红烧豆腐也算荤。阿姨给孩子们打的菜,真的很少。”

  市人大代表、民进青岛市委秘书长林光琳认为,中小学阶段是青少年身体发育和心智发展的关键时期,这一阶段如果营养不良,将影响孩子们体格和智力的正常发育,不健康饮食所造成的伤害是隐性的长期存在的,孩子们在学校能否吃上热饭、饱饭、有营养的午餐,成为每个家庭和全社会都关注和牵挂的一件大事。

厦门市江头中心小学校长陈鸿芬介绍,自打学校在2007年9月开设食堂并通过招标引入食堂经营方后,几乎每天中午,她只要在校就会与学生一同用餐。

“我们不仅是陪餐制度的实行者,更是受益者。”赫山一小校长胡小春说。她介绍,2年多前,学校采用的是开放式管理模式,学生基本不在食堂就餐,一到中午,学生就走出校门去小商店、小摊位上买零食,吃得多是垃圾食品,还存在很大的交通安全隐患。

“在对营养餐供给、选择的机构进行监督时,应当引入包括食品安全部门、行政部门、家长和社会力量的监督,媒体也要发挥监督政府部门的作用。”储朝晖说。

  “作为家长,作为大人,我们有义务让学生们吃上一顿热饭、饱饭和营养午餐。”两会上,中小学生的午餐备受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关注,多名代表和委员提交的建议和提案都是关于学生午餐的,他们共同的观点是政府应将学校食堂进行标准化管理,提高午餐质量、营养价值,保证孩子们能在学校吃一顿好午饭。

在陈鸿芬看来,学校负责人、老师也一同在食堂用餐,就是对食堂最大的监督。此外,学校的膳食委员会、家长义工则引入了热心家长的力量,监督校内食品安全做得更到位、更细致。据悉,学校的膳食委员会和学校食堂同步成立,成员包括了食堂餐饮负责人、家长、老师和学生代表。

4月3日8时20分,记者来到中心城区星途领域幼儿园,一进大门就看到展示柜里摆放着前一日的餐品留样,墙上的食品信息公示栏内张贴着从业人员健康记录、培训记录、餐饮服务单位信息公示等内容。在教室里,老师和园长为小朋友分好餐后,便坐在一起用餐。“幼儿园的食品安全是不容马虎的重要工作,我们所有工作人员都和孩子一起用餐,确保孩子饮食安全。”该幼儿园园长李美凤说。

张海在一所中学担任食堂主任,他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学校食堂有一个冷藏柜,储存着最近3天的饭菜留样,“安全是头等大事,留样是很关键的一步”。

  参加两会前,林光琳详细调研了市区中小学生吃午餐的方式。据介绍,目前,青岛义务教育学校的供餐方式主要有学校食堂和配餐公司配餐两种方式,其中45.2%学校建有学生食堂,没建食堂的由配餐公司配送;建有学校食堂的学校中,61%是学校自办,另外39%则是校外企业和个人承包经营。

“膳食委员会每个月都会进行一次固定会议,讨论平常发现的问题的解决落实情况,集中再理顺。”陈鸿芬说。而在此次新规中,不仅要求每餐均应有学校相关负责人与学生共同用餐,还要做好相关陪餐记录。

探访

新学期伊始,加之全国两会召开,学校午餐再次成为社会公众关注的话题。

乐白家手机客户端 1学生午饭只能靠小贩

25日中午11时45分,江头中心小学的学生们下课后陆续走进食堂。结束当天上午的会议后,陈鸿芬也步入食堂,和往常一样,在坐下用餐前,她先在学生中间转了一圈,还到打菜窗口看了看。

学校食堂在保证安全基础上还应增强营养

那么,午餐是学校供应,还是外包配送?一些家长认为,学校供应比较好,既好管理,又可放心,“配送肯定会导致饭菜存放时间长,怕饭菜闷坏”。

  市政协委员逄铭新也关注到了这个话题,他调研发现,学校食堂除了吸引力不高的问题,还存在着就餐环境不乐观的情况,“我到一所学校调研发现,因为学校食堂面积太小了,学生们担心就餐环境太挤,放学后跑步往食堂冲,吃饭速度更是快。”逄铭新说,学生给匆忙地吃午餐起了个名字叫“跑饭”,“如此匆忙的就餐,对学生的健康极为不利。”

常态化运转,用餐安全“零容忍”

对于陪餐制度,要求学校负责人陪学生吃同样的饭菜,绝大多数家长表示赞同。“校长能吃的饭菜,孩子肯定也能吃,不会差到哪里去。”家长吴女士说。“不管饭菜味道如何,校长陪着孩子一起吃,肯定能保证饭菜卫生和健康。”家长汤先生对陪餐制度非常赞同。

2018年11月5日,安徽省教育厅提出,安徽将制定学校午餐管理办法,引入准入与退出机制。此外,安徽还将落实中小学校校长陪餐制,及时公开就餐人数和带量食谱等相关信息,并成立由学校领导、教师、学生及学生家长代表参加的膳食委员会,定期对饭菜价格和质量进行评估。

分享到:

事实上,陪餐制度已经不是一个新鲜词。追溯到2012年,在教育部等15个部门印发的《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实施细则》中,就曾提到“供餐模式应逐步以学校食堂供餐替代校外供餐,为确保食品安全,学校负责人应陪餐,餐费自理”。

4月2日11时40分,临近中餐,赫山一小食堂工作人员已将饭菜分别装进了不锈钢保温桶,没有上课任务的老师和教职工陆续来到窗口打饭。“老师和学生吃的是同样的饭菜。”该校工会主任李正清告诉记者。11时50分,工作人员将装有饭菜的保温桶分别放到各教室门口,准备给学生分餐。“有鸡腿、香干炒肉、紫菜蛋汤,伙食不错哦。”今年第四次参与陪餐的家长曾英一边为学生分餐,一边评价。这时,端着饭的校长胡小春来到班上,询问孩子饭菜味道如何,“鸡腿真好吃。”一位男孩子笑着回答。胡小春介绍,该校已实行陪餐制度多年,不仅校长、班主任、老师陪着学生吃同样的饭菜,还有家长参与陪餐,通过排班的方式,让家长轮流值班,为学生分餐,陪学生吃饭。

曾在某国际学校供职的李贝珊向记者透露,在她工作过的国际学校,对家长公开的伙食收费标准是,早餐15元、午餐30元、晚餐30元、夜宵15元。按学校要求,为了教育孩子的用餐礼仪,监督小班每个孩子的就餐习惯,老师们必须和学生坐在同一长桌用餐。

  为了让饭菜保温,家住江西路的吴女士专程打车从江西路的家里赶来,“孩子今年中考(微博),每天早起晚睡的,早餐吃得匆忙,晚餐又不宜太过丰盛,所以中午这一顿饭特别关键,吃得太简单担心孩子体力和脑力跟不上。”吴女士告诉记者,她的女儿上初一时,学校的食堂还开放着,虽然是大锅饭,存在饭菜单调的问题,但毕竟是现做出来的热饭菜,卫生也让人放心,所以孩子一直在学校食堂吃午餐,“后来食堂关闭了,由配餐公司来给孩子送饭,但是这些饭菜都是提前做出来的,冬天饭菜送到学校也凉了;再者,我听孩子说,配餐经常有炸鸡腿、炸肉串等油炸食品,平时我们家饮食比较清淡,孩子吃不惯,有时候就少吃或者不吃,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干脆天天来给她送饭了。”吴女士告诉记者,特别现在孩子是中考冲刺阶段,她每周5天的午餐荤素搭配,再加上时令水果,几乎天天都不重样,“像今天我带的是白菜炖排骨、茭瓜虾仁,还有草莓。”

在采访中,不少学校负责人表示,“陪餐”并做好规范记录,以此倒逼食堂在确保食品安全的基础上,更加注意提升供应质量和服务质量。

学校食堂如何从营养健康的角度为师生提供饮食服务?市营养学会营养专家李小燕提出,目前我市各中小学校、幼儿园食堂的服务管理模式和经费构成不尽相同,如何在现有经费支持的前提下,既要能让学生吃饱,又要让食物搭配合理、营养均衡,确实需要食堂从业人员多动脑筋。以全天在学校就餐的住校生为例,每天的食物结构中,主食除了粳米白面,最好搭配糙米、小米、黑米、燕麦等。副食则要保证每人每天500克蔬菜、250克水果,鸡、鸭、鱼、瘦肉等每天250克左右 ;鸡蛋1至2个,牛奶300毫升,豆制品适量。如有加餐,以水果、酸奶、坚果为宜。

在调查中,记者注意到,现阶段,很多中小学校还不具备自己开办食堂供餐的条件,企业配送学生午餐模式在一定时期内将大量存在。

  “在中小学推行食堂建设,首先可以减少孩子在外就餐,保障孩子午餐的食品卫生安全;从营养角度来说,如果学校加强对炊事员的营养培训,推行‘带量食谱’,那么对各年龄阶段学生的身体健康和生长发育来说就更好了,但这是个系统工程。”市妇儿医院儿保科主任王文媛介绍说,青岛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在全市公办幼儿园推行带量食谱,目前青岛90%以上的幼儿园都已做到根据国家相关标准给孩子制定科学合理的营养食谱,在保证孩子身体健康和体格发育、减少疾病发生率等方面起到很好的作用。

乐白家手机客户端 2

《学校食品安全与营养健康管理规定》不仅规定,中小学、幼儿园应当建立集中用餐陪餐制度,每餐均应当有学校相关负责人与学生共同用餐,做好陪餐记录,及时发现和解决集中用餐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还提出了营养方面的要求,《规定》多处指出要推广科学配餐、膳食营养等理念。

储朝晖的看法是,“陪餐制”在多数地方只是一种形式。由于无法判定“陪餐人”与“配餐人”之间是否具有利益相关性,因此无法根本解决目前中小学午餐中出现的问题,“不仅是午餐,而且整个学校的管理体制,家校合作也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平衡关系。目前,在中国教育管理体系中,无法建立真正正规的家长委员会,因此在配餐方面很难发挥正常的作用”。

  现状 超五成学校没配食堂

事实上,保障学校食堂供餐的安全、卫生与质量,陪餐制度是“最后一环”,更重要的是要做到“明厨亮灶”。戴曙光告诉记者,明厨亮灶是厦门市委市政府为民办实事的项目,多个部门出台了鼓励措施,教育部门就对公办学校食堂和部分民办学校直接拨付资金建设。

乐白家手机客户端 3

在连师傅给记者发来的照片中,食堂里装有不少监控摄像头,“每个环节都是透明的,所有流程都在监控下进行”。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在新发布的《学校食品安全与营养健康管理规定》中还提到,学校应当配备专职食品安全管理人员和营养健康管理人员,建立并落实集中用餐岗位责任制度,明确食品安全与营养健康管理相关责任,通过加强主体责任、常态化监督和家校社会通力合作,学校的食品安全方能有更多保障。

专家

“所谓的准入制度和退出机制,只能对学校在选择供餐企业时起到约束作用,这本身就表明了校方在选择供餐企业时具有不受监督的权力。”熊丙奇说。

  营养专家 带量食谱更健康

在学校负责食堂管理的魏老师介绍,目前该校有1800名学生在学校食堂吃午餐,每天每餐一定有至少一名学校管理人员和值日教师和学生一起排队、付款购餐、同区域就餐。学校还会做好陪餐记录,及时发现和解决集中用餐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校长陪餐家长参与 孩子吃得放心

乐白家手机客户端 4

  逄铭新则建议青岛能制定学校食堂的管理标准。他认为,新建学校一律要按照学生人数,科学规划学校食堂的面积,要留出足够的空间建设食堂。老学校的食堂则要适时改建,有条件的要限时改建,目前尚不具备改建条件的,要编制规划报相关部门批准备案,逐步落实。同时要在现有条件下,合理调整学生就餐时间,最大限度地缓解学生多空间小的矛盾。

“我们用手机登录App,学校食堂内各部位的情况就能一览无余,可看到对食堂储运、加工、供餐的直播,能实时监控餐食的制作流程。”学生家长熊冬林说。

4月2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赫山区龙光桥街道石笋中学。17时许,随着清脆的铃声响起,学生拿着饭盒来到食堂排起整齐的队伍。“菜够不够,还要不要加点?”一边打菜,工作人员不停地询问学生。刚从市里开会回来的校长贾谷峰,带着饭盒来到食堂陪学生一起吃饭。“鸡蛋、鸡腿还有,要加菜的过来。”工作人员怕学生没吃饱,又吆喝起来。贾谷峰告诉记者,该校为寄宿制学校,在校学生近1000人,其中住校生有500余人,住校生一日三餐都在食堂吃。学校一直有老师陪餐,从本学期开始,学校更是制定了严格陪餐制度,要求每餐至少有2名校级行政人员陪餐,并做好陪餐记录,邀请家长也来食堂吃饭,参与监督,让孩子吃得放心。

资料图:学生们按照饭量盛米饭。谭凯兴 摄

  提供午餐兼顾公益和营养

校园食品安全问题始终牵动着社会关注,如何让校园“舌尖安全”更有保障?

乐白家手机客户端 5

在采访中,也有业内人士直言,学生午餐安全问题,主要出现在食材质量、食品制作和存放等环节,只要有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就可能导致食品安全隐患。各地食药监、卫生等市场监管和卫生部门,应从食品来源、制作和配送等环节实施常态化的监管,经得起全面追溯。

  记者注意到,像吴女士这样中午来给孩子送饭的普遍是初三学生的家长。由于中午只有半小时的休息时间,大多数学生在校内吃配餐,还有一部分学生结伴到学校周边的小饭店或临时摊点吃炒面,或是买汉堡、煎饼果子、炸串等简单的午餐,带回学校吃。

魏老师表示,为了对午餐的食品安全进行有效监督,学校还邀请学生家长来食堂当“监工”。

声音

此外,也有不少业内人士建议,尽快为校园餐立法,对学生营养午餐标准、学校午餐供应与管理进行规范与约束,厘清政府、学校、家庭和社会的职责。

  来源:青岛早报

据校方摸底,学校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在3000余名在校学生中所占比例达92%,60%以上的孩子只能在外就餐。“我们调查发现,这些孩子基本在午托班‘小饭桌’或学校周边小餐饮店解决午餐。”校长戴曙光说,为了最大程度地确保孩子们吃得安全,学校于前年暑假投入数百万元,在霞光和霞阳两个校区分别筹建了自办自管的食堂。

2017年,为了提高食堂服务质量,吸引学生在校就餐,学校开展问卷调查活动,询问家长意见后,最终决定采用校长、老师陪餐,家长参与分餐,加强监督的方式,让学生和家长对食堂饭菜安全放下心;同时加强信息交流与沟通,成立家委会,让学生和家长及时反馈信息,调整菜品和服务;为了更好的监督食堂安全,胡小春要求学校工会成员每天检查食堂卫生、菜品等情况。这些措施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在食堂就餐学生由200多名,一下子增加到1400多名,食堂就餐率达到百分之九十几。“加强监督和交流,才能保证食堂安全,提高食堂服务质量。”胡小春说。如今学生都回归食堂就餐,让学校管理变得井然有序。

根据教育部发布的统计数据,截至2017年年底,全国共有各级各类学校51.38万所,各级各类学历教育在校生2.7亿人。校园餐业成为社会刚需。

  乐白家手机客户端 ,建议 学生午餐实行标准化管理

此次三部门联合发布的《规定》还提出,对于有条件的中小学校、幼儿园应当建立家长陪餐制度,且学校对陪餐家长提出的意见建议应及时调查处置,并向家长反馈。

编辑:梁慧恩

“校长陪餐制度在各地都有实施,并没有杜绝以次充好等问题。这是由于学校校长代表的是校方,在行政主导之下,家长并没有进行参与和监督。因此解决问题的根本在于每个学校应当建立家长委员会参与决策与监督的机制,让家长参与招标供餐的全过程,减少问题发生。”熊丙奇建议。

  “进去快吃,别凉了。”昨天中午11时30分许,记者在市南区一所中学门口看到,下课铃声还没打响,已陆续有家长拎着装有饭盒的包裹来给孩子送饭。

每天早晨,膳食委员会的老师和家长代表都会到食堂检查食材是否新鲜,是否按标准采购等,中午学生用餐时,不仅学校的食堂监督员老师会到场,膳食委员会的成员和个别家长义工也会到食堂查看。在学生用餐后,家长义工还会到后厨监督食堂人员将当天的剩饭剩菜处理好。

乐白家手机客户端 6

“学校选择何种午餐方式,相关部门没有要求。”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介绍,目前学校供应学生午餐有三种模式:一是食堂委托经营,聘请专业的餐饮公司;二是学校经营,原料统一招标;三是午餐配送,“采用怎样的方式供应学生午餐,关键还是因地制宜。不管采用哪种方式,卫生、安全是第一位的”。

  专家表示,一些校外摊点或配餐公司为了迎合学生口味,食品多糖、多油、多盐,口味偏重,若长期不加以控制,可能诱发肥胖及相关慢性疾病,因此,如果学校食堂能够根据各年龄段学生需求,有针对性地制定带量食谱,对于孩子的健康成长、降低未来慢病发生率都是很有好处的。(臧旭平 于小阳)

“陪餐制度的重点还在于常态化,只有监督不间断,才能为校园食品安全提供有力的保障。”在许多家长看来,陪餐也能创造更多老师和学生交流的机会,促进老师了解、关爱学生。

日前,教育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卫健委共同发布《学校食品安全与营养健康管理规定》,要求中小学、幼儿园建立集中用餐陪餐制度,并于4月1日开始执行。近日,记者分别走访了城区学校、乡镇中学和幼儿园,直击陪餐现场。

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出问题的原因并不是供餐形式,而是由于缺少家长监督,导致在订餐环节出现权钱交易和腐败。

  在让学生吃上安全、可口的午餐之后,还应实施学生午餐营养标准。林光琳认为,学生餐应保证青少年生长发育对热量和各种营养素的需要,还要结合青岛地方特点,预防地方病如:甲亢、痛风、糖尿病等,根据《学生营养餐生产企业卫生规范》和《儿童和学生每人每餐营养摄入标准值》等建立食谱,设立营养师保障餐品的营养搭配合理且品种丰富,有可选性;为学生建立体质健康档案,对学生的体质和智力发育情况进行跟踪调查研究。

事实上,在厦门的多所学校中,早已实现了学校相关负责人与学生共同用餐,记者走访了部分学校,在确保学生在校用餐安全方面,这些学校的做法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与此同时,各地也对学校午餐的管理进行了各种探索。

  “但上小学以后,孩子的午餐往往就‘放羊了’。”王文媛说,其实中小学生对某些营养素有着特殊的需求,举例来说,孩子从幼儿园进入小学后,由于课业负担加重,近视、弱势的孩子明显增多,从营养角度说,胡萝卜素、维生素A等在保护孩子视力上起到关键作用;糖、碳水化合物摄入过多,则可能诱发或加重近视。”

厦门江头中心小学的老师正在食堂内查看孩子们吃午饭。

同时,也有民众质疑,校长陪餐制是否会成为花架子而无法落到实处?

  将学校食堂纳入社会监管

陪伴用餐,家长参与监督

记者了解到,张海所在的学校食堂共有工作人员20多名,学校要求老师参与食堂事务。“副校长一般6点半到学校,和食堂工作人员一起称菜、检查菜品是否新鲜。”张海说,学校抽出15名老师到食堂值班,每天必须有一名老师监督、把关食堂运行情况,包括饭菜质量和价格、食堂卫生情况等,“要做到人人满意确实太难了,况且学校食堂的工资待遇,也留不住好一点的烹饪师傅。硬件设施也有不足之处”。

  林光琳在调研中发现,一些学校的学生午餐存在质量不高、数量不足、供餐过程不合理等问题,营养配餐更是难以顾及。“学校食堂饭菜质量从学生在学校用餐人数就能反映出来。”林光琳说,每个学期开学时有80%以上学生在校用午餐,到了期中阶段在校用餐人数不足50%,大量的学生买零食或者到校外摊点买午餐,没有质量与安全保障。林光琳说,有的学校担心校门口食品质量不过关,就禁止学生中午外出,就出现了许多学生从校门的铁栏杆或墙头伸出手去,从小商贩手里买吃的。“学校也只是在被动地应对,显然在很多学校还存在午餐吃不好问题。”林光琳说。

而对于校园食品安全工作来说,陪餐制度仅是其中一环。不久前,厦门市教育局也发布了《厦门市加强2019年春季学校食品安全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区教育局严格落实学校食品安全的监管责任,督促学校落实食品安全管理的主体责任,实行学校食品安全校长第一责任人制。

供餐环节公开透明

  逄铭新认为,学校食堂的管理事关学生健康成长,应该进行更加严格的监管。原材料采购、日常操作和食堂工作人员的管理都要比一般的餐饮单位更加严格,同时,学校要成立由师生共同参与的食品安全委员会,定期检查,加强学校的自我监管,学校要尊重学生的合理诉求。家长和社会各界代表应组成学校食堂卫生安全监督组织,定期检查学校食堂就餐环境和食品卫生。“有关部门应该成立专门的监管学校食堂卫生安全的部门和人员,严格按照学校食堂管理标准进行督导检查。”逄铭新建议,执法部门和社会监督组织对学校食堂的检查结果,应该定期向社会公示,并制定严厉的处罚规定。“学校建食堂可以让孩子们吃上热乎乎的午餐,这个建议我在区里开人代会时就曾提出过。”市政协委员、华清肉食董事长郑佳先认为,“安全、健康”应是校园食堂最起码的标准,在此基础上,如果能结合学生不同年龄段生长发育需求,制定科学合理的食谱,让学生午餐在“安全、健康”的基础上,做到“营养、美味”,那么对于青少年体质健康发展来说益处良多,这需要硬件基础和后续的软件跟进,是个系统工程。

3月22日中午11时45分,海沧区教师进修学校附属学校的学生们在值班老师的引导下,有序地走进食堂。

安全系头等大事

  林光琳说,政府工作报告中已经明确提出,今年教育经费占财政总支出比例要达到17%,在资金充裕的情况下,投入专项资金到学生餐方面。“希望政府能出资建立公益性、福利性的学生配餐中心。”她说,增加学生午餐补贴,有利于提高午餐质量,保障学生在校吃上可口、营养、安全的午餐。林光琳认为,如果条件成熟的话,青岛可以借鉴烟台市等在义务教育段实行的“三免”政策,免费乘坐班车、免费穿校服、免费午餐和加餐工程。

明厨亮灶,抓好“第一环节”

近年来,校园餐领域已得到更多的社会关注与资源倾斜。

  代表、委员们认为,保证学生吃上一顿营养午餐甚至比校车安全更应该引起社会重视。林光琳建议青岛对全市中小学生午餐进行标准化管理,包括从统一的午餐营养搭配,到配餐公司的统一管理,再到餐原料的专供基地。为保障学生都能在学校用好餐,就应设立专门的管理部门、财政给予专项资金支持,还要相应的法规可依。这样既可保障学生每日的健康用餐需求,又可避免学生中午到校外乱买食品,存在安全隐患,“小饭桌”的问题也就自然迎刃而解了。

多头管理渐成趋势

  现场探访 家长乘出租车来送饭

储朝晖对记者介绍,针对学生餐,监管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靠行政部门监管,另一种靠市场本身监管,“如果学校订餐人能够认真负责,让订餐环节公开透明,完全可以由市场竞争本身来监管,这也是最有力度、最可持续的监管”。

留样是关键一步

“学生餐一直出问题是由于订餐过程只有行政力量主导,没有其他社会力量监督,以及招标不透明导致的。”熊丙奇说,目前,各地营养餐或学校食堂的安全与质量问题,都指向家长参与决策与监督机制缺乏,所以应当建立家长参与监督机制,发挥家长参与监督的作用。

考核评价缺乏标准

“校园餐的日常监管呈现多头管理态势,需要形成系统常规有效的管理体制。学校自主经营食堂缺乏监管考核评价标准,社会餐饮企业准入校园餐的资质、考核、评价、退出等机制不规范。”陈伟力说。

不过,储朝晖也坦言,“引入与退出机制”产生的作用有限,无法解决根本问题。为了保证中小学生校餐吃得健康安全,学校应选择认真负责的订餐人,市场监管部门应定期对供餐企业的调查结果进行公示,让每一位学生和家长了解实际情况,时时进行监督。

而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校园具有相对的区域封闭性。为了食品安全,很多学校一般不允许学生在校外用餐,午餐集中供应便有了一定的市场垄断性。

“学校午餐”成为今年地方两会出现的高频词。

“目前,多数学校采用的‘企业集中配送’模式有很多中间环节,学生家长和学生个人无法直接对接供餐企业,对供餐商无法进行选择,加上有些学校订餐负责人唯利是图,在订餐环节不能确保公开透明,导致学校午餐出现诸多问题。”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只要订餐的环节公开透明,无论采用何种供餐形式都是可行的。

着重监督生产源头

也有一部分受访家长支持配送,认为“经济实惠”“配送既可以给学校减压,又能适当给学生补充营养”。

校园餐安全问题频现缺乏统筹规划与顶层设计

不过,中国营养餐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理事长陈伟力认为,在校园餐领域,立法、监管、评价等方面尚缺乏统筹规划与顶层设计。对此,《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相关采访。

去年8月发布的《学生餐营养指南》,规定了6岁至17岁中小学生,一日三餐的能量和营养素供给量、食物种类及配餐原则等。不过,《学生餐营养指南》主要起草人之一、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研究员胡小琪发现,目前,仍然有许多一线企业对此标准知之甚少。

在储朝晖看来,中小学校供餐企业良莠不齐、饭菜质量不高等问题是由于供餐环节不公开、不透明,学校订餐负责人与供餐企业背后存在利益往来,导致校餐供应商有机可乘,“教育主管部门和食药监等市场监管部门应当着重监督供餐企业生产的源头和流通环节,使其按照相应的标准和规范来生产校餐”。

在北京某小学从事后勤工作的连师傅向记者介绍,每天早上7点10分,校领导会值班检查买进的菜,“学校食堂的后厨全部安装监控,餐厅有电视,每个操作间都能看到。而且监控和局里连着,可随时抽查。各级对学校食品卫生抓得很严”。

2019年2月21日,北京市教委发布《关于切实做好2019年学校食品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新学期幼儿园、中小学、高校等校园食品安全管理的具体要求。《通知》要求,中小学、幼儿园应当建立集中用餐陪餐制度,学校相关负责人每顿饭与学生一同用餐,及时发现和解决供餐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学校应建立家委会参与决策监督机制

在乡镇村居,教育部于2011年启动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7年来已覆盖全国29个省份(京、津、鲁单独开展了学生供餐项目)1631个县,受益学生人数达3700万。在城市社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于2017年在北京市顺义区、辽宁省盘锦市、浙江省义乌市等8地12所中小学,开展“营养校园”试点项目。

本文由乐白家手机客户端发布于国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以陪伴守护校园,记者走访多家中小学和幼儿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