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文凭只是学费的收据,比利时德国如何为家长减

2019-12-08 作者:国内学校   |   浏览(66)

  又是一年新学年开学,当看着孩子像小鸟一般踏进小学校门,家长们的心却不由自主紧张起来:孩子会不会走错教室,会不会忘记上厕所,上课会不会走神,午饭合不合口味……这些念头会突然占据脑海,挥之不去。站在“起跑线”上,与一脸天真、充满好奇的孩子相比,一些家长不免显得过于焦虑。

图片 130日,在山师附小,一年级的新生刘盈君带着妈妈给写的小纸板来到学校。

原标题:马云:文凭只是学费的收据,未来50%的职业将消失 来源:亿欧网©

原标题:比利时德国如何为家长减负

  赵玉成

8月30日,济南市燕柳小学组织新生报到,初次踏入小学校门的一年级学生,发现教室里除了班主任,竟然还有几名大哥哥、大姐姐。原来这是学校为一年级聘请的小小辅导员,由高年级同学担任,为期一年,帮助新生更快更好地适应小学生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亿欧网,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向长河

  8月下旬的一天,天气依然燥热。虽然学校的通知写着八点半才开校门,但七点多上理工附小的门前就渐渐围聚了很多家长。在卖菜的商贩和走走停停的公交车之间,学校保安紧张地指挥着停在校门口空地上的各色轿车和电动车,想给学生让开一条路。

30日上午,燕柳小学一年级200多名新生到校报到。六年级学生侯鲁梁和他的同学也出现在了一年级1班的教室里。他们的身份是“小小辅导员”,从1班到5班,每班各有4名。

学校应该是动物园,各种各样动物都有。我们公司也是一样,不想变成农场,就要有多样性,不能把给鸡的KPI给狮子。

那年到比利时工作,刚安顿好就赶紧前往家附近的幼儿园咨询孩子入园事项,一位金发碧眼的女秘书接待了我。秘书一直笑容可掬,让初到异国有些忐忑的我轻松下来。按照规程,她收下娃的护照复印件、照片,简单介绍上幼儿园日常要求和情况,然后就有了送客之意。她一直不提学费这个关键性问题,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我以为她英文不好听不懂“tuition”这个词,就换种方式询问一个月交多少钱,秘书牛头不对马嘴地说:“如果你家小孩中午吃学校的饭,要交饭钱。”我仍追问到:“除了午餐费,还需要别的费用吗?”这时秘书女士才弄明白我追问的核心意思,略带自豪地说:“不要钱,不要钱。”原来人家压根就没有“学费”这个概念。

  “小囡第一天读书,家长也跟着紧张。”一位家长一边擦着汗,一边似乎有点解嘲般和身边的另一位家长交流着。家长身边的孩子一脸严肃,但只听了几句,就去找自己熟悉的伙伴了。8点半,孩子们穿过拥挤的人流进入校园。很快,孩子被班主任带领着按班级排起了队伍,而家长则依依不舍地和孩子告别,去听学校安排的开学讲座。

维持课堂秩序、给新生示范坐姿、带领新生排队上厕所、接水……一上午的时间,这些“小小辅导员”忙得不亦乐乎。下午,班主任老师和小小辅导员们带着新生来到操场上一起做游戏。在游戏中,这些一年级新生逐渐熟悉了校园环境,交到了新朋友。

亿欧教育12月5日消息,近日,首届世界教育论坛在巴黎经合组织会议中心拉开序幕。来自全球10多个国家和地区,超过300位全球政商领袖、各国教育部长、政府决策者和著名学者共同参与本次论坛,就全球教育的未来展开对话。

果然,孩子入园后,除了午餐费、文具等费用外,根本不要其他钱。后来上小学也是这样,只交饭钱。小学每两周一次游泳课,每月一次外出活动,比如骑马、访问农场、看演出之类的都不要钱。

  这是上海数千所小学一年级新生入学教育的一个缩影。“虽然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9月1日,但这两天的新生教育对一年级学生来说,可以视为非常重要的第一课。”上理工附小副校长徐晶介绍,在这一天,老师会在游戏中教会孩子进入小学之后必要的行为规范,知道怎么排队,知道自己的教室、厕所和食堂怎么走。而对家长来说,他们将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学校,了解学校。从这一天开始,不论从事什么职业,他们都将形成一个共同的爱好:谈论孩子的教育;不论在社会上的角色如何,他们都将拥有一个共同的称号:“学生家长”……恰如一声枪响,孩子与家长都已经站在了起跑线上。

据学校政教处潘玲主任介绍,为了帮助新生更快更好地适应小学生活,学校决定从高年级学生中聘请部分习惯养成较好、个人素质较高的学生,对口帮助一年级新生,聘期一年。其间,学校会对辅导员们的表现进行记录和考核,最后表彰评价。 “平时各自上课,下课后辅导员们就到一年级的教室里,从各个方面帮助小弟弟、小妹妹。”

在论坛中,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受邀做了主题演讲,他表示:“今天50%的职业将在未来消失,到时候我们的孩子将会面对怎样的世界,我们将拥有怎样的人生?这些是我们亟需探讨的问题,因为我们的未来是由教育决定的。”

上小学后不久,听孩子说每天下午正科之外,老师都把她和另外几个“外国小朋友”喊去补课。老师给他们讲故事,提高他们的法语水平。我心里很高兴,但也嘀咕着是不是要交钱。一天听当地一位教授朋友说:“不要钱,老师是志愿的。”孩子一共补了大约一个学期,从未接到账单。

  孩子:从“小朋友”到“小学生”

除了聘请“小小辅导员”,当日,学校为了帮助新生熟悉环境、喜欢上学,还利用动物卡通形象制作了特色班牌,贴在班级门口。记者看到,有巧虎班、喜羊羊班、麦兜班、米奇班等。同时每个学生的胸前也都贴了一张同样的小班贴,上面还写有自己的名字。

以下是他的演讲实录,经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在比利时,政府还给有孩子的家庭生活和教育补贴。笔者的一位华人朋友有一个孩子,每月政府会给他们家100欧元左右的补贴。按照比利时政策,儿童补贴是累加递增的,一直领到18岁。有孩子家庭还可以申请免税额度,一个孩子为1000多欧元,且孩子越多,免税额度也是累加递增。一些拿失业保障的家庭,孩子们可以从政府部门领到文具、书包之类。

  “哇——”平静的校园里突然响起一个小男生嚎啕的哭声,他一边流着眼泪鼻涕,一边抱住急着要去听开学讲座的爸爸的大腿哭喊着:“今天是星期六,是睡懒觉的日子,为什么要我这么早起来……”“这样哭闹的孩子,在入学第一天一定有,但一定不会多。更多的孩子是兴奋和好奇,他们都有着做小学生的荣誉感。”徐晶笑着解释。

潘玲说,以往班主任认识班里的学生最少也得一个周,现在一天的时间,一半以上的孩子都认识了。

大家好。我很荣幸今天受邀前来。每次讨论教育我都很受启发。的确有很多我们要做的事情。

在比利时人的眼里,养育孩子是整个社会的责任,而不仅仅是家庭。不能让家长为了孩子的教育背负太重的经济负担。西欧是典型的纺锤形社会,中产阶层数量多。政府努力减轻中产在教育上的支出,可以做大做强纺锤而非削减。从长远来说,有利于整个社会的和谐发展,形成良性循环。

  入学的不适应与陌生感,是从幼儿园进入小学的孩子们所需要跨过的心理上的一道门槛。“几乎所有学生第一次碰到我都叫我叔叔。”有个小学男教师说,“因为他们心里对老师还停留在幼儿园阿姨的概念上,不会想到老师也可以是男的。”踏入小学校门,孩子们会突然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变了,自己从被关爱被围绕的中心,变成了集体的一员,他们更需要适应的是,生活重心将从游戏过渡到学习。

30日,山师附小的孩子们在报到后进行了第一次适应性训练,新生家长[微博]会上家长们也跟着孩子共同学习,一起消除新生入学后的紧张、陌生感。

现在是我们讨论教育这个最重要话题的时刻。世界飞速变化,今天最急迫的就是教育变革。今天的教育要去哪里,我们的孩子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这是我们今天聚在一起要思考的。

后来到德国工作,发现德国家长在教育上的经济负担也很轻。

  第二个挑战将出现在入学几周之后,孩子们对学校、老师渐渐熟悉,新奇感逐渐消失,而学习的压力却被他们越来越明显地感知,有些学生甚至会因此进入一段学习厌倦期。一年级新生中常有学生莫名奇妙肚子疼、感冒,其实什么病也查不出来,就是心理暗示自己不想上学。而更多的孩子会上课不专心,眼睛老是看着窗外,心里只惦记着放学。在这一阶段尤其需要家长和学校的配合,帮助孩子逐渐步入正轨,完成从“小朋友”到“小学生”的转变。

“老师,我要喝水。”“老师,我想上厕所。”……在山师附小,班主任们正在给孩子们进行适应性训练,而孩子们还保持着幼儿园时的习惯,上课也不太懂“规矩”,有的在课堂上随意走动、吃零食,看别人举手要上厕所,十多个孩子都跟风举手。

我不是专业人士,我考试多次失败,后来进了杭州师范大学,当时是“四本”,但在我看来是世界上最好的学校。我毕业后成了大学老师,当时老师是最“差”的学生当的。

德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实行普及义务教育的国家,不仅中小学免费,就算是上大学,也不收学费,只收少量学杂费,一年200欧元左右,微不足道。德国也有校外培训,但其普遍性与产业化程度绝对处于低位。

  家长:过度焦虑会传染孩子

据山师附小工作人员介绍,一年级新生的入学适应性训练内容丰富多样,其中一项非常重要的就是带领孩子们上厕所。在幼儿园,一般都是老师定期带着同学们去厕所,并且厕所不分男女。到了小学很多孩子分不清男女厕所,所以开学第一件事情就是告诉孩子们应该在什么时间怎样去厕所、如何分清男女厕所。

20年后,现在50%的工作可能会消失,新创造的工作我们都没有听说过。我们的教育要怎么样?我们要担心下一代能不能有工作,生活下去。中国去年有1500万新生儿,未来50年的中国取决于这1500万人。他们有什么样的教育,这也会影响到世界。

一项全国性调查显示,在2014年至2015学年,德国有14%的中小学生参加了课外辅导。而且,超过四分之一的家长不需要为此支付费用,因为他们所参加的主要是公立学校下午提供的课外辅导或者其他由政府资助的课外辅导项目。

  入学厌倦,可能是每个孩子都要经历的过程,但是如果家长在这个过程中应对不当,过度焦虑,很有可能会将自己的焦虑情绪传染给孩子,使孩子对学习的厌倦持续更长时间。

据悉,山师附小入学适应指导还包括下午的新生家长会。为了尽快消除新生入学后的紧张、陌生感,减轻家长的焦虑,山师附小特意组织编写了《新生入学指导手册》,使用三年来,为新生家长们提供了科学、有效的指导。

我的英语是数学老师教的。因为当时中国刚刚开始开设英语课,根本没有足够的英语老师。早上她去学ABC,下午就给我们上课。但是她跟我说,马云,你的发音很好,这让我很受鼓励。

与学业有关的文化课补习面向的人群是学习能力较弱、家庭无力辅导的学生,补习的目的是让学生顺利完成学业。针对精英学生的社会办学的精进班、提高班较为少见。校外补习机构包括私人营利性机构和公共资金资助的公立、公益机构。后者数量众多,遍布全国,绝大部分工作人员为专职教育人员。许多培训机构吸引青少年志愿者参与,有的甚至是长达一年的全职志愿者。这些工作可以让志愿者了解社会,实现教学相长。

  从表面上看,孩子要完成身份的转变,面临着自身要克服很多困难,比如突然的环境变化,原有交友方式的变化,生活内容的变化等,但不少老师认为,很多学生的问题却是源自于家长的焦虑。“不少家长反映,孩子回家喜欢报喜不报忧,一谈到学习成绩就只和比他差的同学比,从不提好同学。”曲阳四小刘倩老师说,“这恰恰是因为家长过于关注‘分数’而无形中给孩子造成了心理压力,‘报喜不报忧’其实是孩子逃避压力的一种自我解脱的方法。”

我好的科目都是老师好的原因。我的化学老师不喜欢我,所以我化学很差。老师不喜欢我,我就做不好。

德国校外学习更重视体育、音乐和美学教育。体育运动在德国的校外学习活动中占据重要地位,近六成学生选择体育,三成学生选择音乐教育,以参加形形色色的俱乐部为主,其中以足球和体操俱乐部最多。

  “很多学生的问题其实是家长的问题。比如我们开学会请孩子带些自己的图画贴在教室里,目的是让他们进教室看到自己的作品,可以缓解陌生环境下的焦躁情绪,但有些家长就会把这件事看得很紧张,会对孩子提出各种要求,无形中这种紧张会影响到学生,与学校本意背道而驰。”曲阳四小校长章本荣认为,家庭教育和家长行为对孩子潜移默化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所以对一年级家长的心理辅导是学校的主要工作。

从成绩看,我肯定不是好学生。老师在黑板上写下来,我们考试必须照搬,我觉得这个不对。但20年后,当时成绩好的那些同学,他们好像没有特别大的进步,而我们跑得更快。

正因为有这样的安排,德国家长在校外学习上的支出可谓是“轻于鸿毛”。18%的父母每月为课外辅导的支出少于50欧元,仅有2%的人每月支出超过了200欧元。平均下来,德国家长每月支出不到100欧元。若以德国家庭平均每月收入近3000欧元来计算,课外辅导的费用占比不足3%。实际上,德国家庭的主要支出除了房租之外,度假旅游是大头。德国的中产家庭,暑期和圣诞季,不安排一两次外出度假,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现在的家长往往比孩子还紧张。”徐晶对此也是非常感慨,“家长的焦虑在开学阶段的一个表现,就是停留在校门口久久不肯离去。其实他们不能进校门,什么也看不到,但他们就是可以望着孩子进校的方向一直望到中午,每天乐此不疲。”徐晶认为,家长的这种过度关注很有可能会引起学生的焦虑,从而引发学生在自理能力和人际交往上的障碍。“从各个学段来看,小学新生家长的压力最大。”徐晶认为,这个巨大的压力来自家长对一张白纸的孩子无限的期望。“初中高中因为都有考试分层,家长往往对自己孩子处于什么水平有所了解,但在小学入学阶段,所有家长都对自己的孩子抱有最大的希望。”

我一直在学习,没有停止过,社会是最好的大学。很多人是learn to work,我们未来要work to learn。

归根结底,大学入学“指挥棒”的作用决定着欧美家长们无需花费巨资投入校外学习。尽管SAT或“高考”之类的考试也有,但绝不是唯一标准,高中阶段每学期课业成绩,音体美上的表现、社会实践情况和领导力突出加分更多。因此,家长们无需过度补习文化课。

  上理工附小校长丁利民甚至认为,现在校园发生的一些意外事故都可以看做是家长过度保护之下的一个副产品。“现在的孩子都不会摔跤,一摔就直挺挺地倒下,摔掉门牙,这是因为小时候家长保护过度,他们都没摔过跤。”

我也没有CEO的经验。一开始风投说你不能当CEO,后来我发现可以利用我做老师的经验。我说我是Chief Education Officer首席教育官。这些都是我从当老师时候学到的,相信你的学生,赋能他们。所有老师希望学生过得好,不会希望学生进监狱。你只要心灵好,学生就能感受到。在公司里作为CEO,我相信员工,帮助他们。

对不同职业的社会认同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在德国,形形色色的技师技工数量众多,收入甚至高过一般公务员,他们是中产“纺锤”的重要组成部分,社会上并没有看不起“蓝领”的风气。德国的“双元制”职业教育独步天下,许多学生初中阶段就确定上职业学校,并没有千军万马争着上大学这一根“独木桥”。

  丁校长在和家长的交流中特别强调“我们都是好孩子”这个概念——家长对孩子不要总是要求和抱怨,而是要说出自己的爱,要让孩子感受到自己的爱。每个孩子都是家长的一面镜子,不健康的家长会产生不健康的学生,家长不要把自己的焦虑传染给自己的孩子。

今天有很多人在为教育努力,我们要尝试让所有人都能享有教育。这就像食物一样,每个人都要有。每个孩子必须要有平等的教育机会。当然,更重要的是你提供什么样的食物,什么样的教育。有两样事情很重要。首先,所有人都要有机会,第二,所有人都要有合适的教育。

责任编辑:赵明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我认为,在工业时代我们追求统一,AI时代则是大家都有不同。IT是赋能自己,DT是赋能他人。真正的教育公平是差异化,让每个孩子获得对他而言最好的教育,让每个孩子成为最好的自己。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我认为学校应该是动物园,各种各样动物都有。我们公司也是一样,不想变成农场,就要有多样性,不能把给鸡的KPI给狮子。

工业时代,流水线生产标准化产品。教育也大规模生产标准化的人才。

动物有本能,机器有智能,但人类有智慧。

数字时代,让我们要真正认真的去思考,到底人和机器的区别是什么。如果我们担心机器会取代人类,这是你的问题。如果样样标准化,那你就会被取代。

我们把AI叫阿里巴巴智能。我们发现,只要有逻辑,机器就更好,没有逻辑人就更厉害。有的时候爱一个人没有逻辑。但如果恨一个人,就有逻辑,这样机器就更厉害。我们训练让机器去抓坏人。只要有逻辑,机器就更好。

数字时代,标准化的东西会越来越被机器所代替。人会从事更加有创造性的、有体验的工作。机器不会像人类一样变化学习。我们不能再像20世纪那样。

工业时代的教育,100个孩子用同一种方法。

数字时代的教育必须是100个孩子要有120种方法,因为20%的人可能像我一样不遵守规则。

工业时代把人变成机器,数字时代把机器变成人。教育必须变革、学校要变、课堂也要变。

过去,上课是老师给学生输入知识;未来,老师是和学生一起学习。过去,老师知道的比学生多;未来,学生知道的可能比老师还多。

过去,一节课40分钟,一个班级40个学生,一天上七堂课。我不知道这个标准是怎么来的,可能是工业时代,这样可以让社会用最少的资源培养出最多的人。在数字时代,我们要重新思考我们的教学模式和内容。

过去,课堂是教你正确答案的地方,未来,可能大部分事情都没有正确答案,我们要一起寻找答案。

过去,上课是在教室里,未来,课堂可能就是在真实的世界。我在以色列,请教他们的教育部长,以色列的孩子为什么这么独立?他告诉我,孩子要去野外学习生存,面对危险。教育不是确保孩子没有危险。教育是为了教会孩子们如何面对危险。

过去的教育是把孩子关起来。怎么可以这样?中国国足很差,我们14亿人选不出11个人来打得过马尔代夫。这是文化教育的问题。我们小时候,父母不准我们提问。遇到问题就害怕。我们的足球选手遇到对手就跑了。如果球网设在场中间,我们就还不错,不然就不行了。篮球足球都是这个道理。乒乓球就不错。单人比赛不错,因为都是独生子女,都是“小皇帝”。我们要学习团队精神,如果孩子不学会,中国怎么和其他国家合作?这都是教育问题。

世界不一样了。不可能靠把孩子关起来,让他们学习如何应对未来问题。我们要教他们如何生存,解决问题。不可能没有冲突,但你要能解决。这些都是教育上的挑战,我们要有专家和我这样的非专业人士都参与进来。我不喜欢开大会,只有问题没有方向。我们要有领导方向,知道怎么做。我们不能来抱怨,而是要找到办法。

我作为非专业人士,我也感到愧疚只教过6年书。现在我有资源,不是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了,可以投入教育,和大家学习讨论。我有一些不成熟的建议。

第一,教育的资源要从大学、研究生、博士向幼儿园、小学、中学倾斜。要改变大学生太晚了。人要从幼儿园小学开始训练。我发现很多发展中国家喜欢比大学排名多少。我们应该比幼儿园、小学、中学排名。请大家把更多资源投到前方去。

第二点很重要,我们要支持老师。我完全同意OECD的报告。如果尊重老师,就是尊重教育和未来。教育就是未来,我们要给老师最高的认可,最好的待遇,这样他们就会尊重工作,尊重孩子。

我们都说教育重要,但谈到钱就不一样了。老师很重要,我的基金会在做中国的乡村教育。中国有3000万农村学生,几年前有300万农村老师。现在有270万。我们发现,帮助农村学生最好的方式就是帮助农村老师。好老师可以一辈子至少帮助200名学生。

如果不能激励老师,怎么可能激励学生?我们发现很多农村老师不做了,有60%的原因是不喜欢校长。因为校长从来没有培训过怎么当校长。这个问题很普遍。有的老师做了10年,做了校长,但对如何做领导一点都不知道。校长应该是村子里的领袖。我们所以关注校长,一个校长支持100个老师,一个老师支持200个学生。

教育部长们应该制定政策,赋能校长,改善工作。校长赋能老师,老师激励学生。随着技术革命,我们应该要改善教学表现。有知识的人不一定会教书。泰森也不一定教得好拳击。要找到懂得如何激励别人,提供教育的人。

第三,我们需要迅速改变教育的KPI,不要总是考试考试考试,我们需要改变考试,如果认为考试是唯一的方法和标准,我不认为教育会走向正确的方向。我问过中国高中学生,你的兴趣和目标是什么?结果回答是不知道,只想去大学,但去大学要干什么也不知道。他们觉得考了好大学,长大了能找个好工作。

我的经验告诉我,大部分大学毕业生我们还是要重新训练他们。大学不保证你肯定有工作。我们招人不取决于你是不是哈佛还是MIT,而是你愿不愿意学习创造。那些文凭只是学费的收据而已。真正的文凭是你为自己生活奋斗中得来的,在自己七八十岁的时候得到证明。我们身边博士很多,一定能带来很多变化吗?不一定。我们需要有那些真正思考的人。社会是真正的学校,一个人要保持学习,对未来有信心。

第四,我们的孩子要有3个Q。我们的教育不仅要让孩子love learning,更要教会他们learn to love。你要成功,要有EQ;你不想很快失败,就要有IQ。但是如果你要得到尊重,你要有LQ爱商。LQ是从心灵来的,不是大脑。大脑可以被机器取代,但心灵永远不会,因为机器有芯片,而人类有心灵,这是智慧和爱的来源。

另外,所有孩子未来要有全球观、全局观和未来观。我们现在也在杭州建小学、中学,我对结果很满意。我希望小学的孩子听100个东方故事和100个西方故事,我觉得东西方不能分开。不能等到大学再去教这方面内容。

孩子应该有全球观,对世界、对其他民族、文化和国家有足够的尊重和认识。所有人都要学习这一点。现在我们的教育教我们对自己自豪,对别人不尊重。有人对我批评中国文化,我说你看过儒释道的书吗?我看过三遍圣经,尊重你的文化。你要了解别人才能批评。

还要有全局观,学习团队精神。所以体育很重要。不这么做,我觉得中国足球也还是没有希望。

还有未来观。现在我们太关注今天的问题,我们要必须站在未来思考问题。怎么做呢?未来人和机器会很相似。阅读和数学固然重要,但同样重要的是,我们的孩子要更加有创造力和建设性,这就要学习艺术。

所以唱歌、跳舞、体育、美术很重要。在我的学校,我要求孩子课后要学习艺术和体育。所有孩子也像是创业者,要解决问题,和别人合作。

我认为未来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追求怎样的人生,取决于教育。教育怎样,人类的未来就会怎样。同样的,人怎么样,教育就会怎么样。我的第一份工作是老师,我希望我的最后一份工作仍然是从事教育,希望我可以和大家一起,为教育的变革而努力。

谢谢大家。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亿欧网

本文由乐白家手机客户端发布于国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文凭只是学费的收据,比利时德国如何为家长减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