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看看移民局怎么说,在美创办独角兽公司占全美

2019-11-22 作者:教育资讯   |   浏览(81)

关上大门,或许会损失更多。

原标题:留美党的价值印证:美国四分之一的独角兽公司由他们创办

美国政策国家基金会(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merican Policy)24日公布报告,掴了川普攻击H-1B签证的政策一巴掌,因为报告说,美国半数的市值10亿元以上的初创公司,都是由H-1B的移民所创办,充分证明H-1B的成功,以及对美国经济的巨大贡献。  创办Tesla和SpaceX的马斯克,原来也是持H-1B签证留在美国工作的,如果他当年拿不到H-1B签证,就被迫离开,也不会在美国创办这两家公司。  报告显示,在美国目前的91家市值10亿元以上的独角兽(unicorns)初创公司之中,其中的50家都是持H-1B签证的移民所创办。  最明显的例子是马斯克(Elon Musk),他创办了电动车公司Tesla和太空飞行公司SpaceX。来自南非的马斯克,在宾州大学电机和物理系毕业后,拿到了H-1B签证,因此可以留在美国工作。  总部设在旧金山的Uber,共同创办人坎普(Garrett Camp)是加拿大人;硅谷创投家提尔(Peter Thiel)是大数据公司Palantir的创办人,他是德国移民,当初也是用H-1B留在美国工作。总部设在纽约的初创公司WeWork,共同创办人纽曼(Adam Neumann)是以色列H-1B移民。  旧金山的科技公司Cloudflare的创办人沙特林(Michelle Zatlyn),也是加拿大人,她说她最初申请H-1B签证不成功,后来才成功,“如果我拿不到H-1B,就要离开旧金山,回加拿大,我就不能在这里创Cloudflare。”  去年以37亿元被思科收购的旧金山初创公司AppDynamics,创办人班赛尔(Jyoti Bansal)于2000年拿到H-1B签证,之后在旧金山创办这家公司;之后,又等了七年,才拿到绿卡。

纽约大学毕业生获得工作许可的人数最多,而亚马逊是全美接收OPT最多的科技公司。

“美国的大学现在就好像新的埃利斯岛(Ellis Island)。”硅谷风险投资公司Unshackled Ventures的联合创办人尼廷· 帕奇希亚(Nitin Pachisia)说。一个世纪以前,外国人漂洋过海乘船来到美国,成为了美国移民;到了今天,国际学生在普渡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和斯坦福大学获得学位后受聘于美国公司,成为了美国移民。而且,这些留学生还在美国开创了许许多多引领潮流的前沿公司。

作者:Stuart Anderson

近日,美国移民部门公布了此前未曾公开的赴美留学生择校和就业数据,赴美留学降温将给这些大学和企业带来最大影响。

美国政策国家基金会(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merican Policy)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在美国估值达10亿美元的初创企业中,近四分之一(91家中有20家)的创始人最初是以留学生身份来到美国的,他们创办的独角兽公司平均创造了超过1400个工作岗位,而且这些工作岗位绝大多数都在美国(这些初创公司的估值总和是960亿美元,约等于在秘鲁或葡萄牙上市的全部公司的市值之和。)

关上大门,或许会损失更多。

亚马逊和谷歌等科技企业排名靠前,名气也最大,近半数入职的留学生都来自印度和中国。这些留学生招聘大户也为他们的国外员工申请了大量H-1B工作签证,延长工作期限。

创办独角兽公司的留学生有哪些?

乐白家手机客户端 1 Moderna董事长努巴尔·阿费扬(Noubar Afeyan)在波士顿俯瞰肯德尔广场。图片来源:Lane Turner/The Boston Globe via Getty Images

美国国土安全部最新记录显示,2017年有433556名赴美留学生获得了工作许可,毕业后可以在与学位相关的专业领域寻找工作,相当于总人数的一半左右。取得OPT(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实习许可的应届毕业生可以在美国停留一年物色工作,由于美国企业在专业技术岗位方面出现用工缺口,近三年OPT许可持有人的数量已经翻了一倍。

乐白家手机客户端 2数据来源:美国政策国家基金会;公司信息。*表示同一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公司估值信息(截至2018年10月1日)来自《华尔街日报》的“10亿美元初创企业俱乐部”。

“美国的大学现在就好像新的埃利斯岛(Ellis Island)。”硅谷风险投资公司Unshackled Ventures的联合创办人尼廷· 帕奇希亚(Nitin Pachisia)说。一个世纪以前,外国人漂洋过海乘船来到美国,成为了美国移民;到了今天,国际学生在普渡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和斯坦福大学获得学位后受聘于美国公司,成为了美国移民。而且,这些留学生还在美国开创了许许多多引领潮流的前沿公司。

数据显示,更多赴美留学生会留在美国从事软件工程师或其他符合工作许可政策的专业技术岗位。

乐白家手机客户端,努巴尔·阿费扬(Noubar Afeyan)在麻省理工学院获得了生化工程专业的博士学位,毕业后创办了PerSeptive Biosystems公司。1999年,努巴尔成立了Flagship Ventures(现更名Flagship Pioneering)来发展新的公司。努巴尔担任首席执行官的Flagship Pioneering投资且致力于各种研究,并在研究取得成果后又继续成立新的公司。目前努巴尔已经创立了至少38家公司,拥有超过100项专利。

美国政策国家基金会(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merican Policy)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在美国估值达10亿美元的初创企业中,近四分之一(91家中有20家)的创始人最初是以留学生身份来到美国的,他们创办的独角兽公司平均创造了超过1400个工作岗位,而且这些工作岗位绝大多数都在美国(这些初创公司的估值总和是960亿美元,约等于在秘鲁或葡萄牙上市的全部公司的市值之和。)

“我们希望项目的透明化能让大家更好地理解留学生的就业数据,”美国国土安全部学生和访问学者项目(Student and Exchange Visitor Program,简称SEVP)副助理主管瑞秋·坎蒂(Rachel Canty)说。SEVP项目由美国国土安全部下属的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监管。

Moderna是其中一家由努巴尔·阿费扬创建的公司。这家公司成立于2009年,位于马萨诸塞州的剑桥市,估值达70亿美元,雇有员工645人。Moderna致力于研发利用信使核糖核酸(messenger RNA)治疗“传染病、罕见疾病、癌症和心血管疾病”的药物。

创办独角兽公司的留学生有哪些?

根据非营利组织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的数据,在近一百万赴美留学生当中,有许多人攻读的都是商科或工科的硕士和博士学位。商学院一直都很乐意接收海外留学生,因为商科学费高昂,就业选择多样的美国本土学生越来越不热衷于前往商学院深造,以工商管理硕士(MBA)为例,其学费可高达10万美元。

米歇尔·扎特林(Michelle Zatlyn)从一名国际学生成长为独角兽公司Cloudflare联合创始人的经历提醒我们:正确的移民政策可能至关重要。从哈佛商学院毕业后,米歇尔通过选择性实习培训计划(OPT)获得了12个月的工作许可。她在一次采访中告诉我,“美国政府在移民问题上做的最好的一件事就是OPT项目,允许国际学生在毕业后继续留在美国工作一段时间。正是因为有了这段时间,我才能够与马修·普林斯(Matthew Prince)合作,最终创立了这家公司。”

乐白家手机客户端 3 数据来源:美国政策国家基金会;公司信息。*表示同一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公司估值信息(截至2018年10月1日)来自《华尔街日报》的“10亿美元初创企业俱乐部”。

高校表示,OPT项目能让渴望在美国工作的海外留学生受益,他们在美国一般能拿到比其他国家更高的薪水,刚毕业的学生也能更快地还清大笔的学费。

在移民问题上米歇尔需要克服的下一个障碍是获得H-1B签证,拿到这个签证她才能继续留在美国为她自己创立的公司工作。一开始她并没有获得签证批准,在Cloudflare递交了多封由投资方等人撰写的信件后才终于成功。“如果我拿不到工作签证,我只能回加拿大,然后在那边继续为Cloudflare工作。”她说,“如果真是那样,Cloudflare肯定不会发展到今天的水平。这肯定会影响我们公司的发展。”

努巴尔·阿费扬(Noubar Afeyan)在麻省理工学院获得了生化工程专业的博士学位,毕业后创办了PerSeptive Biosystems公司。1999年,努巴尔成立了Flagship Ventures(现更名Flagship Pioneering)来发展新的公司。努巴尔担任首席执行官的Flagship Pioneering投资且致力于各种研究,并在研究取得成果后又继续成立新的公司。目前努巴尔已经创立了至少38家公司,拥有超过100项专利。

OPT项目普遍被视为H-1B工作签证的过渡,每年私人雇主可申请的H-1B工作签证只有85000张。OPT项目的政策规定,科学、技术、工程、数学专业(STEM)的毕业生可以延长在美停留时间,最多可再停留24个月,这进一步提升了OPT项目对学生和企业的吸引力。

Cloudflare保持了持续的增长,从2016年只有225名员工发展到2018年拥有715名员工。Cloudflare在其网络中拥有超过900万网络资产,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流量、安全管理等服务。米歇尔·扎特林现在担任公司的首席运营官。

Moderna是其中一家由努巴尔·阿费扬创建的公司。这家公司成立于2009年,位于马萨诸塞州的剑桥市,估值达70亿美元,雇有员工645人。Moderna致力于研发利用信使核糖核酸(messenger RNA)治疗“传染病、罕见疾病、癌症和心血管疾病”的药物。

乐白家手机客户端 4

近来,特朗普政府颁布的几项政策令美国高校大为震惊,政府甚至还在考虑禁止中国学生赴美留学。目前,限制中国学生在特定专业学习时长的政策已经生效,特朗普政府宣布,未来还将规定F-1学生签证持有人的最长留美期限,留学生还能否在美国完成学业也因此被打上了问号。

米歇尔·扎特林(Michelle Zatlyn)从一名国际学生成长为独角兽公司Cloudflare联合创始人的经历提醒我们:正确的移民政策可能至关重要。从哈佛商学院毕业后,米歇尔通过选择性实习培训计划(OPT)获得了12个月的工作许可。她在一次采访中告诉我,“美国政府在移民问题上做的最好的一件事就是OPT项目,允许国际学生在毕业后继续留在美国工作一段时间。正是因为有了这段时间,我才能够与马修·普林斯(Matthew Prince)合作,最终创立了这家公司。”

2017年,纽约大学共有6199名学生持有OPT工作许可,从现有的数据来看为全美最多,不过美国国土安全部的记录并未囊括纽约大学史登商学院的具体数据。一位发言人表示,学校按学年统计了留学生的录取情况,去年秋天共录取了3929名持有OPT工作许可的学生。

特朗普政府还计划要限制或取消OPT计划,而米歇尔·扎特林正是通过这项计划才得以留在美国,共同创立了Cloudflare公司。此外,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领域工作的国际学生所享有的24个月额外工作时长也有可能被缩短甚至取消。

在移民问题上米歇尔需要克服的下一个障碍是获得H-1B签证,拿到这个签证她才能继续留在美国为她自己创立的公司工作。一开始她并没有获得签证批准,在Cloudflare递交了多封由投资方等人撰写的信件后才终于成功。“如果我拿不到工作签证,我只能回加拿大,然后在那边继续为Cloudflare工作。”她说,“如果真是那样,Cloudflare肯定不会发展到今天的水平。这肯定会影响我们公司的发展。”

其他排名靠前的顶尖学校有洛杉矶的南加州大学和波士顿的东北大学,除此以外还有一些美国南部和中西部的公立学校,规模相对较小。南加州大学和东北大学都表示,多元化的课堂营造了更积极的学术氛围。

尼廷· 帕奇希亚说的没错,美国的大学现在就是新的埃利斯岛。但是我们也应该记住,美国从1921年开始对移民关闭了大门,而移民管理局所在的埃利斯岛最终也被关闭了。从上面的数据不难看出,最明智的做法应该是敞开美国大学的大门,鼓励国际学生留在美国公司工作,才好继续开创引领潮流的新产业。

Cloudflare保持了持续的增长,从2016年只有225名员工发展到2018年拥有715名员工。Cloudflare在其网络中拥有超过900万网络资产,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流量、安全管理等服务。米歇尔·扎特林现在担任公司的首席运营官。

今年8月,纽约州罗彻斯特大学西门商学院的核心两年制MBA项目获得了STEM认定,这所商学院还具备其他一些硕士学位的授予资质。西门商学院院长安德鲁·安斯利(Andrew Ainslie)表示,学院也对核心必修课做出了一定调整,纳入了市场分析和机器学习这一类的课程。

本文作者是美国政策国家基金会的执行理事,该基金会总部位于弗吉尼亚州阿灵顿,是一个无党派公共政策研究机构,专注于贸易、移民等相关问题的研究。

近来,特朗普政府颁布的几项政策令美国高校大为震惊,政府甚至还在考虑禁止中国学生赴美留学。目前,限制中国学生在特定专业学习时长的政策已经生效,特朗普政府宣布,未来还将规定F-1学生签证持有人的最长留美期限,留学生还能否在美国完成学业也因此被打上了问号。

截至今年,许多商学院数理方面的商科和金融学位都录取了更多学生,这些学位都满足STEM学生实习的要求。但在今年,美国商学院收到的海外学生就读申请减少了11%,更高级学位项目发放的学生签证数目也在下滑,高校的管理层和学生认为,这与担忧工作许可政策收紧有关。

特朗普政府还计划要限制或取消OPT计划,而米歇尔·扎特林正是通过这项计划才得以留在美国,共同创立了Cloudflare公司。此外,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领域工作的国际学生所享有的24个月额外工作时长也有可能被缩短甚至取消。

今年,美国移民部门修订了留学生申请实习岗位的资格条件,在8月还限制了未能积极修习课程的学生在美国可以停留的时长。瑞秋·坎蒂拒绝对这些新政策作评,并提到多家高校已在近期提起了诉讼,阻止新政策施行。她说,“学生签证过程的任何变动都要先走联邦立法程序。”

尼廷· 帕奇希亚说的没错,美国的大学现在就是新的埃利斯岛。但是我们也应该记住,美国从1921年开始对移民关闭了大门,而移民管理局所在的埃利斯岛最终也被关闭了。从上面的数据不难看出,最明智的做法应该是敞开美国大学的大门,鼓励国际学生留在美国公司工作,才好继续开创引领潮流的新产业。

但美国的企业已经开始感受到政策收紧带来的影响。无党派组织美国政策国家基金会(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merican Policy)7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在2017财年第三和第四季度,打回的H-1B工作签证申请就已增加了两倍。亚马逊和谷歌均拒绝作评。

本文作者是美国政策国家基金会的执行理事,该基金会总部位于弗吉尼亚州阿灵顿,是一个无党派公共政策研究机构,专注于贸易、移民等相关问题的研究。

英特尔发言人史黛芬妮·马修(Stephanie Matthew)表示,英特尔每年都会雇用1400至1700名取得美国大学硕士及博士学位的海外留学生,他们基本都持有OPT工作许可。英特尔还雇用了约500名实习生,他们来自别的学生实习项目。

(翻译:郑蓉;编辑:潘金花)

史黛芬妮·马修说,“英特尔的美国用工需求以美国劳动力为先,但在本土人才无法满足岗位要求的前提下,我们也会雇用海外人才,并为他们担保。”

原标题:International Students Are Founding America‘s Great Startups

微软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公司最近已开始举行月度线上会议,解答员工对学生签证及其他移民项目条款变更的疑惑。其余排名靠前的企业均未对自己的留学生招聘政策发表评论。

本文由乐白家手机客户端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看看移民局怎么说,在美创办独角兽公司占全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