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法官询问亚裔如何分类,哈佛大学招生歧视案

2019-11-29 作者:教育资讯   |   浏览(176)

由于Arcidiacono在研究模式中,排除所谓“ALDC”的学生群体,也就是不计算校方招募的运动员、校友子女、院长名单及哈佛教职员子女的申请记录而引起争议。他解释,排除这些占每年入学人数三成的群体,是防止对研究模式有“过度影响”(undue influence)。

哈佛大学因基于种族“配额”录取学生,限制亚裔学生人数,以高标准“非法歧视”打压亚裔申请人,被“公平录取学生”组织(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起诉,于本周一(10月15日)在波士顿联邦法庭开始审判。这座全球顶级学府的神秘录取程序开始受到法律检视,据悉,该案件审理预计需要三周时间,无论结果如何,官司最终都可能打到联邦最高法院。  据外媒报道,哈佛大学媒体关系负责人戴恩(Rachael Dane)近日接受采访时代表该校再度否认指控,指公平招生学生组织(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提供有误的数据分析、刻意误读的陈述,以要求高校在招生中去除种族考虑。  根据戴恩提供的哈佛声明,伯克利加州大学经济学家及教授卡特(David Card)对该校六年的招生数据进行全面分析得出,没有证据显示哈佛歧视亚裔。1_1GZ2G13_1.jpg  哈佛大学一景。(图源:路透社)  这场由“学生要求公平录取”组织发起的诉讼已经耗时4年,得到了近百个亚裔组织和联邦司法部的支持,被视为亚裔维权的重要行动。即使哈佛大学败诉,它也可能提出上诉,甚至把官司一直打到联邦最高法院。无论结果如何,这都会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案件。  如何才能进入哈佛?  这个人人都想知道,也是哈佛一直极力严守的秘密,如今,就快守不住了……  据红星新闻报道,该案件开审前的法庭文件就已迫使哈佛披露大量历史数据,其中包括:哈佛如何给申请人打分,如何考量申请人的种族因素,以及哈佛对运动员、教职员工子女、捐赠人相关申请人的极度倾斜等。  而这些录取因素中最具争议的就是对幽默感、勇气、领导力等“个人特质”的评分——学业和课外表现分数都高于任何种族的亚裔,在“个人特质”这一项上,却得到了最低分。  据NPR报道,今年8月,美国司法部对此案表示支持,称哈佛的录取程序“可能存在种族歧视”。  哈佛大学神秘四步走录取程序被曝光  哈佛使用的录取方式是一种被称为“整体分析法”的模式,这个模式不只考虑申请人的学业表现和考试分数,还会考虑其参与的活动、经历以及个人特质等。这套“整体分析法”的具体步骤如下:  第一步:招生官  由申请者所在地理区位的一到两名招生官阅读申请材料,从1-4分进行以下五组评分。  1. 学术表现:包括学分、考试分数、国家级竞赛获奖等  2. 课外表现:包括俱乐部、社区服务、家庭贡献等  3. 运动员:运动表现评估  4. 个人:个人性格及特质  5. 整体评价:综合其他评价,可考虑申请者种族  其中,其他评价包括来自老师、咨询老师、校友面试官的推荐信,申请者选择的专业及职业方向,以及申请人的社会经济地位及其家庭背景。  这一步骤有4个录取率“严重倾斜”的特殊类别:只要父母有一方是哈佛校友,其子女录取率高达33.6%,被拒率为5.9%。哈佛教职员工子女录取率为46.7%,被拒率为6.6%;捐款人子女等利益群体录取率为42.2%,被拒率6.1%。而运动员录取率最高,高达86%,拒绝率6%。  对照哈佛大学今年42749名申请者仅4.6%的录取率,这些类别的“倾斜”力度可谓惊人。原告称,如果排除这些倾斜,亚裔申请者录取率可提高50%。  第二步:小组委员会  招生官在小组委员会中讨论申请者的强项和弱点,并决定哪些人能被推荐录取。  第三步:招生委员会  申请者资料被转到一个由40人组成的招生委员会,由委员会投票表决申请者是应该被录取、拒绝还是进入等候名单。  第四步:招生院长  招生院长将决定是否裁掉部分符合入学的申请者,以保证班级人数设置。如果太多申请者都符合入学标准,则要求委员会精选其推荐名单。  原告称,据哈佛录取数据显示,亚裔学生的学业和课外表现都高于任何种族,但“个人特质”却得到最低分,而白人在该项得分明显高出亚裔。  对此,哈佛解释称,亚裔的个人特质低分是根据申请人的推荐信、文书和面试等打出的,且该项评分并未考虑种族因素。  种族因素是否应纳入招生考量?  哈佛“公平录取”案备受全球高等教育界关注,人们既想一窥哈佛的神秘录取程序,也想知道此案的判决在未来将如何影响美国其他名校的招生操作。  美国顶级学府中多达60%的学校在录取程序中都将种族加入考量范围。这些学校称,本案的判决将威胁他们选择学生的自治权。如果被迫将种族排除出录取考量,很多学校的学生构成将产生极大变化。  哈佛在法庭文件中称,一旦消除“平权法案”对弱势群体的“照顾”,受惠最大的将是白人学生,白人学生的占比将从现在的40%增至48%,亚裔将从24%增至27%,而非裔将从14%降到6%,西裔也将从14%降至9%。此前也有类似关于“平权法案”的诉讼,但都是针对“照顾”非裔等少数族裔,损害了白人权益。  而加州早在20年前就曾禁止其公立大学在招生过程中把种族作为考量因素。自那时起,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本科学生增加了8800人,但非裔学生反而少了275人。而在学业成绩作为最重要入学标准的私立学校加州理工大学,其本科学生中亚裔占了43%。  据悉,此案将持续三个星期,此案也将决定出,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将种族纳入考量的学校录取程序是否违反联邦民权法。此案很可能进一步上升到最高法院。  据了解,教育司法部门最近对耶鲁大学也展开了类似调查。  哈佛大学歧视案  2014年  “公平录取学生”组织(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 起诉哈佛,控告其违反了1964年人权法案,要求哈佛公开该校的招生纪录数据。  2015年  亚裔教育联盟AACE向教育部和司法部对哈佛提起申诉,指控哈佛在录取过程中限制亚裔学生的录取数量,涉嫌歧视。  2017年  美国司法部宣布,对哈佛等美国多所名校在招生过程中涉嫌歧视亚裔学生进行调查。哈佛大学也按照司法部要求提供材料。  2018年6月  SFFA提交新材料,证明亚裔学生被可以打很低的分数,并被描述成“standard strong”。  哈佛大学辩驳,原告的统计分析看不到哈佛录取工作中涉及的许多无形因素。  2018年7月底  代表156个亚裔团体的“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联合美国亚裔法律基金会(AALF)向波士顿联邦法院提交一份“法院之友意见陈述书”(Amicus Brief),声援公平招生学生组织。  同时,司法部的调查仍在继续,保留酌情参与诉讼的可能性。  2018年8月底  司法部就SFFA指控哈佛歧视亚裔一事发表声明,支持亚裔学生,哈佛大学招生过程明显让亚裔美国人处于不利地位。哈佛大学回应,对司法部介入案件“深感失望”,政府在重复“误导性的空洞辩词”。  另外35个亚裔组织提交了陈述书支持哈佛,指公平招生学生组织不当的将多元化的亚裔族群归入单一“亚裔”类别,实际上加深了“模范亚裔”迷思,取消族裔招生因素会让白人申请者受益,而非亚裔。  追求平等 亚裔维权需要集体发声  今年7月,特朗普政府撤销了奥巴马执政时期发布的高校入学平权指导意见,亚裔社区发出了一片叫好声。  一些亚裔团体称,作为人数最少、政治影响力最弱的族群之一,亚裔社区希望通过司法途径,争取让高校公平对待亚裔申请者,使亚裔孩子享有追求美国梦的平等权利。  此外,近年来亚裔社团发出抗议呼声,“学生要求公平录取”组织控诉哈佛大学歧视亚裔申请人的诉讼案获得进展,也不断唤起亚裔群体的维权意识和对自身地位的深层思考。  一些亚裔人士指出,亚裔学子遭遇不公平对待,根本原因在于亚裔在美国社会中的话语权较弱、政治参与度不高。要想让主流社会听到自己的声音,亚裔需要团结整个族群的力量。  另外,也有人认为,进一步改善对子女的教育方式,扭转主流社会对亚裔群体的刻板印象,也是亚裔争取平权的一条出路。

曾经任职哈佛组织研究办公室(Office of Institutional Research)的韩森( Mark Hansen) 24日也出庭为一份2013年的研究报告作证,该报告显示亚裔申请人在哈佛招生过程中处于劣势。 韩森在SFFA律师询问时表示,他并不确定亚裔不利的地位是否来自有意的偏见。

哈佛招生办公室亚裔职员金佳玲(Charlene Kim)作证时,哈佛律师问她听到哈佛被指控歧视时的个人反应。她回答,非常惊讶,我决不会参与歧视,更不用说歧视看起来像我、像我女儿一样的人。

图片 1

代表亚裔告哈佛的“学生公平入学”(SFFA)组织的律师团召唤哈佛大学入学部资深副主任班克斯(Roger Banks)出庭作证时,询问他参加常春藤联盟及姊妹校黑人招生及资助官员协会 (Association of Black Admissions and Financial Aid Officers of the Ivy League and Sister Schools)的相关细节。

哈佛律师提问,为何在发现录取过程不利亚裔后没有报告任何人。韩森回答,这并不是此类分析支持的结论。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两位经济学家同样分析哈佛大学招生资料,做出两个结论相反的报告。杜克大学经济学家Peter Arcidiacono 及加州伯克利大学经济学家卡德(David Card) 近期在波士顿联邦法庭中说明如何从各自统计模式中计算出“哈佛招生歧视亚裔”和“哈佛招生并无歧视”的不同结论。

法官问她哈佛是否对申请人有地域配额,让来自怀俄明等地的更多农村学生入学;金佳玲说,她的理解并没有这样的配额。

在回答法官洛洛芙有关“亚裔”定义时,班克斯表示,有关族裔类别的讨论是逐渐演化形成的;招生部人员通常并不知道申请人的细分族裔 (particular subgroups)。他指出,哈佛的柬埔寨裔学生很少,校方会试图联络和招揽他们。

他说,大约17%的亚裔申请人获得较高的“个人评分”,比率低于20%的白人申请者、19%的非裔和18%拉丁裔申请人;若只看SAT/ACT和GPA高分的学生,亚裔与其他族裔的“个人评分”差异变得更大;学业和考试成绩杰出的亚裔申请人有二成获得较高的“个人评分”;但同类的非裔申请人的“个人评分”可高达亚裔的两倍之多。

哈佛招生办公室亚裔职员金佳玲(Charlene Kim)作证时,哈佛律师问她听到哈佛被指控歧视时的个人反应。她回答,非常惊讶,我决不会参与歧视,更不用说歧视看起来像我、像我女儿一样的人。

班克斯回答哈佛律师询问时说,该协会致力招募亚裔、非裔、拉丁裔和原住民学生,但在任何大学的招生中都没有角色与作用。

哈佛大学在Arcidiacono上庭作证前发表声明指出,其研究基于误解哈佛招生运作而立论;加州伯克利大学经济学教授卡德也对哈佛大学招生程序进行分析,将出庭作证。

班克斯回答哈佛律师询问时说,该协会致力招募亚裔、非裔、拉丁裔和原住民学生,但在任何大学的招生中都没有角色与作用。

图片 2

他说,研究中可看到相同的模式:非裔得分最高,其次是拉丁裔、白人,然后是亚裔。

在回答法官洛洛芙有关“亚裔”定义时,班克斯表示,有关族裔类别的讨论是逐渐演化形成的;招生部人员通常并不知道申请人的细分族裔 (particular subgroups)。他指出,哈佛的柬埔寨裔(Cambodia)学生很少,校方会试图联络和招揽他们。

法官问她哈佛是否对申请人有地域配额,让来自怀俄明等地的更多农村学生入学;金佳玲说,她的理解并没有这样的配额。

受聘于原告代表“学生入学公平”(SFFA)组织的Arcidiacono在庭上指出,哈佛大学以学业、课外活动、运动、个人评分(Personal Ratings)和总体评分(overall)评量申请人;该校在最后两项的评分上明显歧视亚裔。

图片 3

中国侨网10月25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美国亚裔控告哈佛大学招生歧视案的审判法官柏洛芙 (Allison Burroughs)24日在法庭上对出庭证人提问,想知道哈佛大学如何定义亚裔,为何亚裔被归类为一大类,而原住民和夏威夷岛民却分开处理。

法官包若芙(Allison Burroughs)询问,哈佛有多少ALDC亚裔学生,他们的录取率如何? Arcidiacono回复“亚裔在(ALDC)每个类别的录取率都很高”;法官曾追问,“你是说哈佛歧视亚裔 ,但只在某些地方歧视亚裔……如果你歧视一个团体,不期望他们全面歧视吗? ”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美国亚裔控告哈佛大学招生歧视案的审判法官柏洛芙 (Allison Burroughs)24日在法庭上对出庭证人提问,想知道哈佛大学如何定义亚裔,为何亚裔被归类为一大类,而原住民和夏威夷岛民却分开处理。

代表亚裔告哈佛的“学生公平入学”组织的律师团召唤哈佛大学入学部资深副主任班克斯(Roger Banks)出庭作证时,询问他参加常春藤联盟及姊妹校黑人招生及资助官员协会 (Association of Black Admissions and Financial Aid Officers of the Ivy League and Sister Schools)的相关细节。

在哈佛方律师李威廉质询时,他批评Arcidiacono在研究报告中排除ALDC申请人的作法;对他过去保守论调学术研究、接受保守派组织经费、出庭费等信息起底。

哈佛律师提问,为何在发现录取过程不利亚裔后没有报告任何人。韩森回答,这并不是此类分析支持的结论。

曾经任职哈佛组织研究办公室(Office of Institutional Research)的韩森( Mark Hansen) 24日也出庭为一份2013年的研究报告作证,该报告显示亚裔申请人在哈佛招生过程中处于劣势。 韩森在SFFA律师询问时表示,他并不确定亚裔不利的地位是否来自有意的偏见。

除了卡德外,哈佛方律师计划请刚退休的前校长弗丝特(Drew Faust)、常春藤名校首位非裔校长西蒙丝(Ruth Simmons)及四名学生出庭作证。

亚裔控告哈佛大学招生歧视案在美国波士顿联邦法院进行第二周庭审。(美国《世界日报》/唐嘉丽 摄)

图片 4图片 5

本文由乐白家手机客户端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法官询问亚裔如何分类,哈佛大学招生歧视案

关键词: